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博客 > 管理
 
管理

中国人的政道智慧——这就是中国第二季20200406(摘要)

时间:2020-4-24 20:17:05   作者:张维为、王绍光   来源:东方卫视   阅读:373   评论:0
内容摘要:张维为(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院长):去年法国发生全国性大罢工,原因是马克龙总统想简化法国的养老体系。背后是因为法国经济长期低迷,多数人实际收入20年没有提高。益普索的民调显示,法国只有10%~20%的人认为法国走在正确的道路上。2017年在荷兰我与法国哲学家贝尔纳·亨利·列维有过一次辩论,他指责中国大规模地侵犯人权,我说...

张维为(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院长):

去年法国发生全国性大罢工,原因是马克龙总统想简化法国的养老体系。背后是因为法国经济长期低迷,多数人实际收入20年没有提高。益普索的民调显示,法国只有10%~20%的人认为法国走在正确的道路上。2017年在荷兰我与法国哲学家贝尔纳·亨利·列维有过一次辩论,他指责中国大规模地侵犯人权,我说Mind your own business,管好你自己的事。我查了2016年益普索的民调,中国有90%的人认为中国走在正确的道路上,而法国只有11%的人认为自己的国家走在正确的道路上。我反问,有89%的人认为法国没有走在正确的道路上,多少是人权问题?太多了。

关于美国,奥巴马总统上台后8年,只推动了一个医保改革,而且特朗普总统上台后,又把它推翻了。

当今世界各国都需要进行改革,但是真正能够进行改革的,大概只有中国。中国共产党是整体利益党,可以从整体利益出发,克服各种既得利益集团的阻挠。西方都是部分利益党,无法克服既得利益集团的阻挠。

中国学者牟宗三先生写过一本书《政道与治道》,把政道界定为关于政权的道理,认为中国政治一直重视治道而不是政道;王绍光老师写了一本《中国·政道》,认为中国的传统更加重视政道,西方的传统更加重视政体,政道指的是治国理政的目标和理念,关注治理的实际效果。西方国家则认为政体是最重要的,政体指的是政治体制、形式和程序等,所以才有了民主还是专制的分析框架,还把这个框架硬套到了中国,套到了我们这个非常复杂的世界,它显然无法解释这个复杂多样的世界。

400多年前的西方传教士利玛窦到了中国以后,如何读懂中国政体,成了他非常头疼的一个问题。介于君主政体、贵族政体和民主政体之间,不好界定。

东西方治理体系的差异源于治理版图的差异,古希腊城邦只相当于中国村镇的大小,某种固定的政体,也许就能解决他们面临的各种问题。但是中国的国家规模一直比较大,政治家很少将精力放在具体政体上,而是重点关注执政的目标和理念,围绕这些形成自己的制度安排。中国的朝廷会根据不同时期的实际状况,有时强调法治,有时强调礼治,有时强调无为而治,有时强调多管齐下。中国把政道放在政体之上,从政道出发来探索政体、改革政体、完善政体,而不是相反。

邓小平指出,评价一个国家政治制度的好坏,关键看三点:第一,政局是否稳定;第二,看能否增进人民的团结、改善人民的生活;第三,生产力能否得到持续发展。这是政道思维的典范。

西方民主模式,把重点放在形式和程序上,结果西方“民主”模式日益显得教条和僵化。西方国家很难进行改革,不仅因为没有整体利益党,而且在于他们没有政道思维的传统。

中共十九届四中全会的决议,很好地展示了政道层面的思维,要在政体层面实现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。

西方仅关注形式民主、程序民主,多党制加普选制。我们则更关注实质民主,关注民主的目的,即实现良政善治,不断探索符合自己民情国情的制度安排。

当前西方国家失去了政道整体的把握,只在形式程序内打转转,就偏离恶人间正道,就只能是乱、谎、忧三个字。

王绍光(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):

西方人思考政治问题的方式与中国人很不一样。西方学者章家敦和MIT的一名教授给中国扣的帽子叫做“威权体制”,或者叫做“专制体制”,用一个词,把中国几千年的历史完全概括。他们认为,凡是威权的话,就好不了,政治体制决定了一切。西方看几个指标,例如亚里士多德、柏拉图,很重要的指标是看几个人统治,还有处于公心还是私心,就一、两个指标就把所有的政体就划分了。一直到现代,西方都是用政体分析。看问题比较简单,基本就是两分法,“民主”的就是和谐的、开放的,不管表现多差都不会垮;“专制”的就是压制、迫害,不管表现得多好,垮是必然的。这种政体思维是一种毒害。他们的改革始终在一个盒子里,无法突破。

中国人讲的道既是终极目标,也是方法,政体只是政治制度里面很小很小的一部分,政道是包括政体制度的更大的思维方式。

用简单思维去考虑复杂共同体是有问题的,凡是规模比较大的复杂共同体都是混合政体。

中国的立法,就是先不通过法,而是先制定地方各级条例,再到国务院条例,最后人大立法。遇到有尖锐的不同意见时,要放一放,下去做调研,再上会看能否通过决议。

张维为:

香港的动乱分子的思维是政体思维,他们提出“双普选”,没有一个国家是这样搞直选的。澳门的一国两制是成功的案例,原来它的GDP是香港的一半,现在比香港高一倍。澳门很好地开展了爱国主义教育,打开了局面,经济与大陆整合很好。

王绍光:

香港最初闹事的人大部分是香港各大学政治系的学生,他们大量地被政体思维魔咒化。澳门现在人均GDP世界第二,香港何时跳出政体思维,何时才能前途光明。

张维为:

西方的传统宗教是排他性的,一神教,否则你是异教徒,只能有一个真理,如果你对,我就是错的。西方很喜欢推动颜色革命,背后有华尔街等利益集团的驱动。要通过交锋,才能更好地交流,否则改变不了他们的思维方法。

王绍光:

我们提出人类命运共同体,各美其美,和而不同,这个观点要不断地给西方人讲。


标签:政道 政体 中国 西方 
版权声明:
1、除了本站原创文章以外,其余文章来源于网络,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,仅供参考。
2、如果是摘要,阅读全文请订阅、购买相关专栏,强力支持知识付费。
3、版权归相关权利人所有,尊重知识与劳动,转载请保留版权信息。如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,请随时与我们联系删除(在评论区留言)。
4、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于:峡谷居资讯网(www.xgj-info.com)。
上一篇:没有了
下一篇:管理90后的关键:工作中多开心
相关评论
本类推荐
友情链接
得到App 喜马拉雅FM boke112导航 中国E动网 网钛文章管理系统 快科技(原驱动之家) Lbuilder 今日头条 悟空问答
关于我们 - 网站地图 - 客户端下载

©2005-2020 峡谷居资讯网,xgj-info.com.谷春江,Gu Chunjiang.版权所有,All Rights Reserved.

川公网安备 51030002000086号

蜀ICP备05008512号-1